黄小姐

黄小姐

苏小姐

pharmasolution@gzbr.com.cn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缩小窗口

缩小窗口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02

2022.06

被“冻住”的人生,该如何拯救?

发布者:春秋君 药春秋浏览次数:27


世界渐冻人日 

1997渐冻人协会国际联盟选定在每年的621日,举行各类认识运动神经元疾病的相关活动,希望每年这一天,对这种可怕疾病的治疗和社会关爱能引起世人的普遍重视。并于2000年丹麦举行的国际病友大会上正式确定621日为世界渐冻人日


1.png

 

2014年由美国波士顿学院前棒球选手发起的ALS冰桶挑战风靡全球,各界大佬纷纷湿身挑战。这一场公益性满满的冰桶挑战赛简单粗暴地让“渐冻症”走入了大家的视线,但是什么是渐冻症呢?

2.png



本世纪伟大的物理学家霍金大家或许都有印象,身残志坚的形象深入人心,他在生前为物理学和宇宙学的科普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导致他身残的疾病正是渐冻症!

 

渐冻症主要包括肌萎缩侧索硬化、进行性肌萎缩、原发性侧索硬化和进行性延髓麻痹等四种类型。其中,我国最常见的是经典型 —— 肌萎缩侧索硬化(ALS,可占70% 以上,这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渐冻症。大多在 40~60 岁时起病,男性多于女性,约 80% 的人在发病 5 年内去世。霍金自确诊到去世期间长达 55 年,是目前存活时间最长的渐冻人。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幸运。

 

渐冻症起病隐匿,进展缓慢。早期症状和体征可能非常微弱,常被忽视。可出现肢体乏力、活动不灵活、持筷不稳、容易抽筋,也可能只是言语不清、吞咽无力,而被误以为是颈椎病或劳累所致,从而耽误病情。

 

随着病情进展,逐渐出现肌肉无力、萎缩,进食困难,失去活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呼吸困难,可能需借助呼吸机生存,最终死于呼吸衰竭或肺部感染等各种并发症。疾病后期,还可合并有情感障碍(如焦虑症、抑郁症),睡眠障碍、肌痛等。

3.png

 

幸运又残忍的是,患者的思维和感觉神经并没有被损害,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清醒地看着自己越来越瘦、越来越硬,这样一点一点被冻住而无计可施。

 

1、渐冻症病因现在清楚吗?

渐冻症病因至今不明,其中一个比较明确的是与遗传和基因缺陷有关。渐冻病患者有5%-10%来自遗传,这部分称为家族性肌萎缩侧索硬化,剩下的为散发发病。“遗传和基因缺陷”这个病因不限于家族性患者,散发的也有很多基因突变,数据表明,70-75%家族性患者、30%散发患者有基因突变。另外,关于病因还有其他的一些学说,如环境、毒物影响等,但都是一种猜测。

4.png

 

2、当前治疗渐冻症的药物有哪些? 

目前,运动神经元病仍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确诊后大多数患者病程为3年~5年,约10%的患者可超过10年。但有许多方法可以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  

 

除了症状治疗外,ALS仍无药物治疗可有效改变病程。目前,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FDA)批准的药物仅有两种——利鲁唑和依达拉奉。

 

利鲁唑(RiluzoleRilutek 利鲁唑是是第一个获美国FDA和欧盟批准用于治疗ALS的药物,也是目前唯一公认对缓解ALS进展有效的药物,可改善病人生存状态,但却无法阻止ALS病情的发展。

 

依达拉奉(EdaravoneRadicava 依达拉奉是一种脑保护剂(自由基清除剂),为期6个月的临床试验证明依达拉奉能够减缓ALS相关的日常功能衰退,基于这一研究,FDA2017年批准其用于治疗ALS

5.png

 

用于ALS,是22年来首个批准用于ALS的新药,用药后可以延缓渐冻人身体机能下降。

 

其他潜在用药及辅助用药 

丁苯酞 2018年,丁苯酞获FDA颁发的孤儿药资格认定,但该药物获批上市的时间还不确定。该药2005年已在中国获批上市,是用于治疗脑中风患者——轻、中度急性缺血性脑卒中。

 

鼠神经生长因子 :鼠神经生长因子对于脑血管疾病,以及头颅、脊髓损伤、神经变性性疾病和神经系统发育障碍有较好的疗效,可用于渐冻症的辅助治疗药物。

 

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 神经节苷脂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创伤性或血管性病变,也可以用于渐冻症治疗。

 

3、渐冻症最新突破性研究有哪些呢? 

注射病毒传递的基因沉默剂可阻止ALS变性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表在Nature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报告,明确提出了一种“目前最有效的”ALS疗法:注射病毒传递的基因沉默剂以阻止ALS变性,从而长期抑制这种疾病。

6.png

 


在这项新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将携带shRNA(一种能够沉默或关闭目标基因的人工RNA分子)的病毒单次注射到未发病成年小鼠脊髓中两个表达SOD1基因引起ALS突变的位点上,发现症状前小鼠的神经退行性变得到明显缓解,表现出正常的神经功能。另外,对于已经出现ALS症状的小鼠,注射有效地阻止了疾病的进一步发展和运动神经元的退化。

 

在之后的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使用一种为成人开发的注射装置能够可靠地进行手术,并且不会出现手术并发症。

 

CRISPR技术帮助发现治疗ALS新靶点 

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利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在对影响ALS症状名为K562的人类细胞系中进行了全基因组敲除筛选。研究发现,一个名为Tmx2的基因在细胞中被敲除时,几乎100%的细胞在DPR存在的环境下能够存活,而通常只有10%的细胞能够存活。

 

研究者认为,Tmx2蛋白可能会成为一个好的药物靶点。如果有一个小分子化合物能够抑制Tmx2的功能,那么它有可能成为治疗ALS的疗法。该研究发表在Nature Genetics上。

7.png

 

日本成功开发新的治疗性抗体 有望治愈ALS 

日本研究人员开发了单克隆抗体3B12A,可去除ALS的致病蛋白TDP-43的异常聚集体,从而治愈ALS。此次的研究成果已在线发表于英国科学杂志《Scientific Reports》。

 

渐冻症重大研究发现:与微生物之间存在联系 

德国癌症研究中心(DKFZ)发布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ALS的进展或受到肠道微生物组的调节。这是迄今已知的首个微生物组与该神经退行性疾病之间有确切功能联系的研究。

 

37ALS患者和29名身体健康的人体对照实验中,研究人员同样观察到了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会发生变化,烟酰胺水平也会下降。但研究人员表示这一初步的人体研究结果仍需开展大规模前瞻性队列研究加以验证。

 

在解锁疾病的奥秘及其疗法的道路上,科学家们从未止步,相信未来将会有更多可供选择的疗法帮助ALS患者抵抗这一疾病。

 

麻省总医院ALS临床试验平台 

1993年第一个发现与ALS相关的基因以来,美国麻省总医院一直走在国际ALS研究的前沿,如今希利中心启动了头个适应性ALS临床试验平台,将该框架推向了新的高度。

 

麻省总医院Healey-ALS中心由神经科主任兼神经临床研究所主任MERIT Cudkowicz医学博士领导,与全球ALS科学家合作共同致力于研究新疗法,为进一步治疗ALS作出重要贡献并造福全球ALS患者。

8.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