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姐

黄小姐

李小姐

pharmasolution@gzbr.com.cn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缩小窗口

缩小窗口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07

2019.03

4+7未中标:坐以待降(价)?它们选择主动出击

发布者:原创: 春秋君 药春秋浏览次数:92

2018年国家级的“团购”——“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试点,是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推出的一个大动作,其主要目标之一便是“降药价”。

 

11 个城市药品市场规模约占全国药品市场规模的25%,按照11个试点地区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60%-70%估算采购总量,进行带量采购,其所占量举足轻重。

 

同时,对参与带量采购的企业设置高门槛,必须是原研药、参比制剂、通过/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这下好了,辛辛苦苦花费巨额花费通过一致性评价,终于迎来优惠政策的兑现。


然而,国家给足了采购量的保证、又开设一致性评价“专场”,要求很简单——降价。于是乎,中选的25个品种(22个为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药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达95%。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后提高价格收回成本的希望落空。

 

部分企业为此放弃竞标,转而集中火力主攻30-40%的“非计划市场”。另一部分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仍保留成本优势,在“非计划市场”中更有主动权。

 

一段时间里,在药企间看来,这似乎是一场没有赢家的竞赛。塞翁失马得马,焉知其祸福。

 

随着带量采购试点方案的推进,全面进入采购环节的日子即将到来,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昨日(3月5日),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发布《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简称《意见》),着重对非中标药品价格调整进行了说明。

 

《意见》以医保支付标准与中标品种趋同的方式,迫使非中标进行价格调整。

 

1.非中标药品2018年底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为支付标准,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鼓励非中选企业主动降价,向支付标准趋同;

 

2.非中标药品2018年底价格在中选价格和中选价格2倍以内(含2倍)的,原则上以中选价格为支付标准。低于中选价格的,以实际价格为支付标准;

 

3.同一通用名下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不设置过渡期,2019年支付标准不高于中选药品价格。

 

简而言之,无论药企是否参与谈判,是否愿意降价,最后的医保支付价格都将是一致的。

 

如此一来,带量采购的中标企业虽然主动降低了单价,但可以通过保证的采购量活动额市场份额。而未参与带量采购的企业,不仅医保支付价格向中标药品看齐,更要继续支付高昂的市场营销费用,市场和利润都被急剧压缩。

 

未中标产品完全陷入了被动降价的境况。

 

对于有魄力的企业,总能在逆势中寻得尚存的机会。虽然在带量采购中失利,它们很快就把剩余市场的主动权握在手里。

 

早在前一段时间,恒瑞的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在带量采购中失利于刚获批的扬子江。作为该品市场份额的“一哥”,恒瑞马上布局“4+7”试点以外的城市——安徽市场主动降价,价格比扬子江更低。(见:4+7后记:恒瑞扬子江价格互掐,明星抗癌药1折中标

 


回到3月5日,又有4家企业3个未中标品种,在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上主动降价。

1.jpg
2.jpg
3.jpg


江苏豪森的甲磺酸伊马替尼片(623.82元)、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547元),是4+7采购中标品种。

 

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原研诺华原来中标价10344.6元(江西,2018-11-27),降价后7182元,仍然远高于4+7中标价;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石药欧意,由最近的中标价700.41元(安徽 2018-12-06),降价后与4+7中标价相同。

 

甲磺酸伊马替尼胶囊 ,未通过评价的正大天晴,原来的中标价872.19元(100mg*60粒,贵州 2018-12-17),降价后586.39元;原来中标价185元(100mg*12,贵州 2018-12-10),降价后124.38元。

 

吉非替尼片,通过一致性评价却未中标的齐鲁制药,原来的中标价1562.61(安徽 2018-12-06),降价后498元,低于4+7中标价。

 

上述品种,正好含括了“未通过一致性评价”、“通过评价未中标”两种情况,给未中标产品提供一个突围方向。与其被动降价,不如主动出击!

 

反观国家带量采购政策,以大市场份额迫使企业竞争最后决出一家中标药企绝非其本意,这可能导致垄断,所以医保带量采购只取60-70%市场份额,迫使各家药企之间进入博弈,最终起到降价的作用,同时又不消灭竞争,防止一家独大。

 

从理论上说,未被纳入带量采购的药品还可以自由定价;然而一旦中标药品确定了医保支付价,其他30-40%的市场份额也会按照中标价来确定医保支付。

 

这也意味着,无论药企是否参加谈判,是否愿意降价,最后的医保支付价格都是一致的,那就只得降了。

 

这么看,医保带量采购是否达到预期目标了呢。


THE END